1995年12月4日,读小学的儿子郑亚旗放学回家后对我说:“郑渊洁,老师让明天交18元钱。”我说:“知道了。一会儿给你放在书包里。”吃晚饭时,我无意问了郑亚旗一句:“交钱买什么?”郑亚旗说:“打针。”我警觉地问:“打什么针?”他说:“预防针。”我感到蹊跷。在我们国家,给孩子打预防针都是免费的,学校为什么收费给学生打预防针呢?熟知通过老师...